關於部落格
  • 4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有一種愛

在看完大家的心得後,想說是否要一起應景一下,雖然我只有去了二天二夜。



 前言:
先謝謝首席,在無比忙碌之下還要招呼我這個失控組。真的很感謝。
還有亨哥,謝謝你願意來當我的臨時保母,不然我想我大概會迷失在斗南吧。
  
 
 




八月八號,風塵僕僕的抵達斗南,跟亨哥會合。
簡單的買個東西後,驅車前往故事館。
稍稍遲到的進入場內,不好意思的跟銘源打過招呼後,
便探頭探腦的找個位置坐下來,開始了當天講題。

晚上一同回到農推中心,沒有路燈的小徑,
聽說有蛇的草地,還有濕濕的土地。
洗澡會有青蛙唱歌給你聽,不知名小蟲一起合奏。
  
這些,我很習慣。

訝異的是:
大家好自然的找好自己的位置,開始一簇一簇的,

此起彼落的談話,你接我的笑聲,我把笑聲遞給下一個人。
 
如果用比較生物的話來形容是:是進化版的的蟲鳴蛙聲。  


我沒趕上跟大家認識的時間,初來乍到總是有些害羞靦腆。 





 
第二天,跟著大家一起出發到工地。熱的不像話!
謝謝宗翰的草帽,讓我可以逃過太陽對我的愛。

來插花一兩天,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好。
好險有亨哥的相機讓我小小的腦袋想到我還可以拍照!
在經過無距離的拍大家認真的樣子後,
有人說:我拍的好高調,這樣好害羞,很沒安全感。
有人說:宗翰都遠遠的拍,拍得讓我們很有安全感。
有人說:你可以跟宗翰借相機拍。

於是,我帶著忐忑的心情向紀錄長詢問:我可以跟你借相機嗎?
我的忐忑似乎是多餘的,因為紀錄長就默默的把相機借我了,中間還幫我換鏡頭。

紀錄長,人真好。

帶著相機在工地晃來晃去,東聊西聊,這拍那拍。
還沒到中午(大概九點十點吧),我就覺得我快不行了。有點暈。
可是大家都很認真的崗位上,我不好意思大喇喇的喊暈。
繼續拿起相機去東拍西拍,這聊那聊,走來走去。

中午的便當廠商有點失控,讓巧君有點不太愉悅。 
好險最後還是有便當可以吃,辛苦巧君跟師姐了。 

大象的大食量,讓我很印象深刻!


早午茶的西瓜,下午茶的水果們。
我幸運的趕上那天的幸福 (據說是休息最多的一天)。

一天下來,我已經累得有點走不太動了。
不知是熱的暈還是平常缺訓練。

甘大師的導覽團已經走遠了,
我腦袋還在想說:我應該要跟去才對,可是我好累。
在孟樺的催促下,我急忙的跟上前面的腳步。
畢竟我要把空間讓給巧孟二人(誤) 。

一圈聽下來,甘大師真的很大師。
 
還有張文賢老師也是大師。
我一說牡丹鄉,瞬間說出我們的濕地上有什麼。
甘大師也是,立馬說出哭泣湖。

晚餐各自解決。
很開心,我可以去讓我心心念念的斗六吃好吃的。 

小插曲是丁丁車子掉下來了!
一籌莫展的我們,什麼都沒有,有的是年輕人的熱血。
十幾支手的力量,十幾張口的嘿殺。
在一陣歡呼聲中,車子得救了!

四散的去覓食,買完車票,跟車回農推。 
佳璇姐魂牽夢縈的清玉,還是沒喝到。

 
紀錄長說:這是我第一次一天用到第二顆電池,五百多張的相片挑出五分之一就好。誰教妳亂按快門。妳挑。

 原本還想說我自己拍的我挑,就衝著第二句。我挑!


(可後來因為我動作太慢,被打槍說,我回去自己挑好了。還是辛苦到了宗翰,辛苦你也謝謝你讓我可以早些休息)

第二天有跟一些人稍稍認識,也開心的聊了天南地北。
也很認真的佩服大家,在毒辣辣的大太陽下,可以工作得如此認真。
還沒有逃走,也沒有掛病號。 
大家的毅力及意志力真的讓我甘拜下風,想到你們還有一個星期,
更讓我五體投地。


 
又看到孟樺忍著腫腫癢癢紅紅的疹子跟著大家一起工作,其實有點心疼他。
因為我知道那種又腫又癢的感覺真的不好受,雖然孟樺口中一直說沒有什麼。
也不太理會小巧君的關心,還是跟大家一樣去砍茅草,曬太陽,東忙西忙。 
這個工作營大概是我認識他以來,最忙又最不好受又最用心的活動了!

孟樺,首席,你當之無愧阿!  
 
 
 

 

  
臨睡前,眼鏡拿掉後的朦朧中有東西亮亮的在飛!
趕緊認真瞇眼,真的是螢火蟲!
雖然是在山裡長大,可是這還是第一次有螢火蟲在頭上飛阿飛的,
伴著我疲憊的身體睡覺。  

有種小小的幸福。  




 
星期六,
早上師兄 (後來大象發現是很厲害的人物!) 帶我們導覽農推,很酷!
以前在電視上看到的發酵場(是小小小小的),倏地出現在轉彎後貌似堆放工具的地方,
就這樣小山高的出現在我眼前,還是三四座小山! 讓我超級大開眼界!

兩大池,六(還四)小池的水生生態。
沒看過的植物,沒聽過的藥材。
泉湧般的出現,我認真的想記,但多到我小小的腦袋一下子裝不下。
最後只好乖乖的跟著走馬看花,認真感受低調的奢華,享受早安晨之美。
  
 

一圈下來, 真的體會到農推對土地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愛。 
那種愛,是許多現代人遺忘已久的愛。
那種愛,是大自然迫切急需我們去愛的愛。
 

坐上了一同前往石壁的賴大哥的車,全自動超級商務艙。
超級超級高級的!大概一輩子只有這一次的經驗吧! 
一起同車的還有亨哥跟後來加入的阿凱。 
我們都對全自動驚喜萬分呢!

蜿蜒的產業道路,向右邊望去,雲霧繚繞的山林。
關起冷氣,打開薄薄的卻可以阻隔外界的玻璃窗。
外頭沁涼的空氣輕輕的告訴我們,這是山裡,這是竹林。  


雖然是在車上,但進入兩旁都是竹子的林道,
那種文人的雅尚,溢滿我的胸口。
只能在腦袋裡想像國文課本裡說的竹林颯颯,現在真的就在我眼前!
突然可以知道竹林七賢為何選在竹林而賢,
彷彿蘇軾會在我耳邊沉思低吟。 

那種滿溢在胸口的激動,讓我只能睜大眼,努力的把沁涼空氣充盈身體。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平靜我激動的感受。 
 
理事長,真的很有趣!
濃濃口音的台語,一開始我都要轉一下才能理解。
隨著即興演講的增多,我慢慢的可以跟上他說話的速度。 

老當益壯的理事長遇上我們這群初出茅廬的小鬼頭。
好多笑聲,好多敬佩,好多期待,更多的是不知為何要砍的竹子。

原本計劃一天的行程,在上午全部跑完!
多出來的下午,銘源帶著我們這群小鬼頭踏青尋野去(趣)。
像是母雞帶小雞般的外出遊玩。

原本的參訪倒像是特地找時間讓大家一起出來郊遊。

回到舊草嶺國小,大藏的竹接頭一個一個的等著我們去關心。
從原竹,測量,切割,纏繞到成形,理事長眉飛色舞的向我們一一講解。

像是一個小孩很熱烈的向大人說明他這個玩具要怎麼玩怎麼操作,
然後一步一步的讓大人了解我這樣很酷很厲害。

理事長的熱情好客,讓我想到小時候的我。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最後還是到了要說再見的時刻。
 



起霧了,四株大樟樹,鎮校之寶,逐漸隱身。  
雲裡,我們笑聲迴盪。霧裡,我們離情不捨。

 

謝謝最後跟我一車的大象,慧珊,還有另外兩位男士(抱歉,我怕說錯名子><)
很大心的陪我一起回到農推拿行李,讓你們多走了一些路,謝謝你們。
  


回到斗六後,我們一行人跟宗翰會合,一起去吃了碗粿!
祭好五臟廟,五個人浩浩蕩蕩的前往火車站。


真的要回家了。 


 
一起搭車的夥伴,一樣安靜的看向窗外。
或許,我們都在沉澱。
 
 




有一種愛,慢慢發酵。

這是我兩天的心得暨記錄。

  



i a i nua nanga sun    
是我的心得也是排灣族的情歌

大意:
我親愛的朋友,你在哪裡呢?
你有看見我在向你揮手嗎? 
讓我們一起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